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从央视标王走入破产穷途太子奶真相

发布时间:2019-10-09 22:49:34

  从央视标王走入破产穷途:“太子奶”真相_乳品专题_产业经济

  1 2 下一页  政府伸援手“有限介入”终未摆脱破产命运

  株洲市市长王群说,太子奶危机发生后,株洲市政府经过审慎评估,认为对太子奶“必须救”和“可以救”。

  “必须救”,是因为太子奶生产基地涉及湖南、四川、北京,职工人数近万人。经销商遍布全国,有数以万计的人与太子奶有利益关系。处置不当,会影响社会稳定。太子奶参与资本运作后,与国际知名投行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一旦处置不当,经济纠纷更为复杂。

  “可以救”,则是因为拥有“太子奶”、“日出”两个中国驰名商标的太子奶公司,产品质量和市场信誉没有问题,生产的活性乳酸菌饮料有广阔的市场前途。公司还有分布在湘、川、沪、京等地土地约4000亩,是一块“硬资产”。

  株洲市政府经过反复调查权衡,决定采取政府“有限介入,租赁经营,以时间换空间,为招商引资打基础”的思路。

  受命担任株洲市政府处置太子奶危机事件负责人的株洲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文迪波介绍,2009年1月下旬,株洲市政府督促和协调李途纯以股东身份出面,与英联等三大国际风险投资公司明确股权关系,李途纯重新担任董事长职务(实为挂名),同时应大股东的“邀请”,政府派员对公司进行财务监督,并组成“高科奶业”公司,封闭式租赁经营太子奶核心资产。

  2009年春节前后,株洲市政府在掌控太子奶商标后,从有关各方筹资4500万元,发工资,支付最急的应付款,启动生产。这些应急性措施一时打消了部分债权人对债务信用缺失的顾虑,因股权之争引发的矛盾得到缓解,多数职工、经销商、供应商的情绪开始稳定。

  “高科奶业”租赁经营后,立即停止了高息融资和非理性建设投资,对管理团队大裁员,大规模缩减经营管理成本,堵住了生产、销售、采购、广告等诸多方面的漏洞。还就企业人事、财务、物流、生产、销售、审计监督管理等重新建章建制,企业生产越多亏损越大的局面得到有效控制。

  租赁经营后,株洲市和“高科奶业”重点重整太子奶市场,重新理顺销售渠道,采取1:1.2的发货政策(即按打款金额的120%发货,20%用于冲抵原欠经销商的货款),恢复了经销商的信心;同时严厉打击侵权行为,及时制止了太子奶混乱时期少数高管将经营权外委的行为。太子奶生产开始恢复到日均产量500吨至600吨左右。

  但政府“有限介入”民营企业经营,终不是长久之策。太子奶负债高达25亿元以上,仅利息每年就达8000万元,按“有限介入”后的盈利规模预计年利最多1亿元,无法从根本上解决债务问题。因此必须债务重组,同时通过处置资产、出租资产等多种渠道筹措偿债资金。

  文迪波说,在适当时候,株洲也会引入中介审计机构,对有关债权债务及资产进行审计和清查,公开核实有关债权债务。争取做到企业资产欠债明晰,防范损失,严查犯罪行为,信息公开,切实维护债权人的合法利益,减少债务纠纷对正常生产经营的冲击,为将来可能实施的重组创造条件。

  一年后,文迪波对本报说的这些终于实现。23日,株洲市对外界通报,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经收到湖南顺天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等申请对湖南太子奶集团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进行破产重整的申请书。申请人称,太子奶集团由于过度扩张,资金链断裂,资不抵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

  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查明,被申请人湖南太子奶集团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对到期债务已明显缺乏清偿能力。鉴于太子奶拥有知名的品牌、成熟的市场营销络、完备的生产设备和技术,具备重整价值。依照《企业破产法》的有关规定,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湖南太子奶集团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进行重整。

  据悉,太子奶债权人包括海内外金融机构、企业和自然人。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经依法采取竞争方式,从多家社会中介机构中选定北京市德恒律师事务所为破产重整管理人。下一步,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将依照破产法有关规定迅速展开工作,以确保各方利益在法律范围内妥善解决。

  李途纯也结束“挂名”董事长的日子,成为等待审判的犯罪嫌疑人。

  1 2 下一页

5G
大兴体育频道
民生教育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