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怒剑龙吟第三百六十七章祸起萧墙

发布时间:2020-01-25 19:16:06

怒剑龙吟 第三百六十七章 祸起萧墙

“啊?这柄星尘泪是精灵族圣剑我是想到过,只是没想到竟然还是族长的信物……既然如此,你拿去吧。”风韧心中虽有不舍,不过还是倒转长剑将剑柄那端递给了奥然。他是拓辉部先知,这里地位高。

奥然抬手触到星尘泪的剑柄末端,却往回一推道:“不必了。从经往后,它就是只属于你一人的利剑,只望你今后不要辜负星尘泪曾经的威名。”

多迪惊道:“奥然,你什么意思?我族圣剑你竟然送给他一个人类!”

奥然对于多迪直呼其名没有丝毫在意,只是淡淡哼道:“不是我送给他,而是星尘泪自己选择了他。按照我族记载,一千年前圣剑丢失,而且还据说已经被邪恶污染。今日,霍坤他可以得到圣剑,并且让其展现出原来的威势,这就已经够了。再者说,族长的信物在当年圣剑丢失之时就已经改变替换,星尘泪的归属是天意。”

“天意?也许吧。不过……”多迪还要争辩,但是欲言又止。

风韧倒也不与二人争辩或是推让,说真的,他确实很想拥有这柄星尘泪,不过若是奥然提出收回,他也不会拒绝,纵使心中再是不舍。

终究,这目前并不是属于自己的剑。

“够了,我是拓辉部先知,这点事还是可以做主的。霍坤你给我听好了,这剑并不是送给你,而是借与你使用。当你陨落身亡之时,星尘泪便会自行传送回到我精灵族的领地。”奥然嘱咐的同时,抬手往星尘泪上虚点一指,形中似乎种下了什么约束。

风韧点头道:“多谢先知大人。不过,这柄剑难道没有剑鞘的吗?”

奥然回道:“我也不知道,我和多迪两人也只是在族中壁画上见过此剑,所以才能够认得。只毕竟是曾经丢失了千年的圣剑,我了解的也很是稀少。不过,如果你觉得携带不便的话,我倒是可以教你点小把戏。”

说罢,只见他抬手一划,空间中直接裂开了个口子,顺手就示例将自己那根手杖塞入到了空间裂缝中,而后手指一点,裂口封闭消失于形。

“精灵族从远古时期下来的一点小把戏,别的古族也应该有些类似的,不过我们这种将它叫作藏兵决。”奥然解释的同时又重将手杖从空间裂痕中抽出。

风韧顿时大感兴趣:“那里面能有多大空间?”

“不清楚。不过只有灵刃或是灵宝才能够放进到这个空间内部,别的没有自身灵性的物品可是不能的,比起储物戒指来说差了很多。不过单单用于置放兵刃,却也方便捷很多。”奥然微笑着说道,手指在风韧眉心处轻轻一点,一部简略的功法直接浮现在他脑海中。

风韧闻言也来不及去查看那功法究竟是该如何习练,而是抬手碰了碰脖子上挂的玉坠,将自己那枚损坏的储物戒指掏出递到了奥然面前道:“差点都忘了。我这枚储物戒指据说也是出自精灵族之手,人类炼器师法修补,不知……”

奥然接过储物戒指细细抚摸打量一番后回道:“不错,确实是我精灵族的锻造技艺。给我点时间,想要修复它应该不难。只是不知,你究竟从哪里得来此物?”

就在风韧刚想要回答之时,一股很是奇怪的感觉在他浑身各处浮现,有些虚弱力,也同时四肢僵硬法动。不仅是他,奥然和多迪也是遭遇到了同样的症状,神色微变。

下一刻,四周突然弥漫出大片白光,充斥着三人的视线,根本法继续观看旁边事物。当他们恢复之时,已然发现回到了永恒之树的内部,铭光灵碑就挺立在他们三人的眼前。

“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们会被主动传送回来?”

性格是不稳重的多迪转身喝道,脸色却也在那一瞬间被震惊所充斥覆盖,双瞳之中深深弥漫着不可置信。

在他眼前,原先应该站在法阵各个阵眼处镇守的强者已经部倒在地上陷入昏迷中,不省人事。而那座还在勉强运转着的金色巨阵目前也是纹路极度模糊,若隐若现,显然只是勉强还在支撑着,也难怪会将风韧三人主动从灵碑空间里送出。

“不好!多迪,霍坤,走!”奥然猛然意识到了情况有变,拓辉部七将在这里倒下了五位,多迪又跟在自己身边,而蒂娅在照顾顾雅音。现在整个部族的防御力量可以说形同虚设,而唯一能够起作用的护族大阵还在这个核心受到了攻击。

显而易见,这次是有人蓄意已久的阴谋,现在恐怕敌人已经攻入了拓辉部腹地。

多迪满脸已经被怒气充斥,抬手一挥一杆金色长枪赫然展现,也顾不着倒下的同伴,一个人冲朝着树洞冲了出去。此刻护族大阵基本失效,再加上他自身的能力,想要在没有奥然的带领下走出永恒之树完不在话下。

风韧强行令自己集中精力思考着进入空间之前每个人脸上的表情,不过由于大部分都只是一瞥眼中的记忆,很是模糊。

同时,奥然也没有跟着多迪一起冲出去,而是挥舞着手中手杖运转着体内的浓郁光属性散布到倒下的数位同伴体内,试图将他们唤醒。

突然间,想到了的风韧纵身跃起,抬手一掌拍在了倒下的其中一人身上。掌力不强,却是轻而易举地将那整个人震碎成阵阵飞舞的粉尘。

“果然如此,是郎达干的!”风韧拎着地上剩下的那件长袍沉声说道,他和奥然都很清楚,这件是之前郎达所穿的。

奥然没有回复,只是继续催动着自己的光属性之力,然而过了好一会儿都没有任何进展。他的脸色也是越来越阴沉,眉头紧蹙。

此刻,已经从永恒之树的外面传来了阵阵厮杀打斗声,起初时还可以听到较为明显的大片弓弦振动。而到后来,这种精灵族标志性的攻击声音弱了许多,情况的危急迫在眉睫。

奥然也是察觉到了不对劲,索性放弃了手上的动作,沉声说道:“是我大意了。霍坤兄,你留下吧,我出去一看。若是一个时辰内没有回来,在铭光灵碑后可以凭借着光属性打开一扇暗门,到时候你从那里走吧。”

风韧摇头道:“不行!这种时候让我旁观甚至一个人逃跑,先知大人是不是太看不起我了?而且郎达有此动作,恐怕也和我有一定的关系。我猜想大概他本身就两种打算,要么和你们合作,要么和那股进攻此地的势力合作,而他为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灵春泉水!当初你由于我拒绝给他灵春泉水之时,他眼中的那股落寞和失望绝不是装出来的。”

奥然哼道:“论如何,不管有没有你的原因,郎达那家伙早就打算好了与我精灵族为敌。既然如此,那么他便是我族的敌人。对于朋友,拓辉部必定以礼待之;对于敌人,就只有铁腕手段了!”

“等下,如果郎达的目标是灵春泉水的话,那么音姐那里会不会出问题?”风韧看到奥然准备离开永恒之树时,连忙赶着问道。

“放心吧。这一片区域中还残余着暗属性与空间属性的波动,显然是郎达使用了什么特殊物品将他们制住后直接传送走了。永恒之树现在的防御力很差,要从内部出去不难,但是想进来可不容易,特别是核心部分之一的灵春泉水泉眼所在处,就算有空间卷轴也传送不到,你大可放心。好了,我们走吧。”奥然速解释道,抬手按在风韧肩膀上,二人脚下猛然涌现出一圈金色法阵,身形瞬时消失。

当反应过来之时,风韧已然发现自己身处永恒之树所在的湖泊沿岸,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战乱,折戟沉沙,残尸遍地。

精灵族的士兵们与入侵者激烈交战,战况极为惨烈,到处都是断肢与鲜血,空气中漂浮的血腥与硝烟味很是浓烈。

“可恶!冒犯我精灵族拓辉部者,杀赦!”

后三个字的吼出,奥然将浑身内劲灌注入声音之类,雄厚的力量形中轰然爆发,别说不少正在与精灵族激战的入侵者听了后捂着耳朵惨叫不止,就连远方很多焚烧着树屋丛林的烈焰也是直接覆灭。

“是先知大人来了!”

也不知道是哪位精灵族战士率先喊了一句,很本身有些士气低迷的精灵族军队听闻后军心大振,纷纷高声呼啸着,握紧兵刃的双手挥舞之时加用劲,恍惚中连身上的劳累和伤痛也好了很多。

风韧见状不由暗暗一叹,信仰的力量确实恐怖,这种心理上的暗示与激励,没想到能够让战力提高如此之大,本身有些劣势的精灵族此刻斗志昂扬,将入侵者又一次的进攻直接打退。

而奥然也是随即投入到了战团之中,别看他拿着的只是一支好像枯木般的手杖,连环舞动之时却是胜过神兵利器,被他击中的敌人直接震碎为一阵血雾,在劲风吹拂下彻底消散。

一眨眼的功夫里,死在奥然手下的界级强者都已经达到了五人,其余的是数不胜数,没有一位入侵者能够接下他一招不死。

“真是暴力,本身看他拿着的是手杖,还以为只会隔着老远施展大面积武学,没想到竟然是近身战。”风韧嘀咕的同时脸上肌肉甚至有些抽搐,对于奥然这种打法很是语。

吐槽归吐槽,风韧很也是紧握着星尘泪冲入了战团之中,不过却不敢和奥然那般随意来回冲杀,他可没有那个本事,只是专挑界级实力之下的敌人下手,靠着半偷袭似的剑势,也是带走了十多条性命。

不过还没等风韧杀过瘾时,一抹漆黑色光芒突然从他附近的精灵族军队中爆起,疯狂的劲力将近百名精灵族战士的身体直接吞噬撕裂。转瞬之间,那个位置上还能够站着的只剩一人。

风韧闻声望去,与那人对上一眼,顿时浑身一颤。

“刑幽古!”

北京德胜门医院预约专家号
成都送子鸟医院电话预约
怀化妇科医院那个好
承德著名男科医院
中山治疗宫颈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