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女子20年前将儿子送人寻找儿子15年欲道编制

发布时间:2020-11-18 14:30:17

女子20年前将儿子送人 寻找儿子15年欲道歉

昨天下午5时,从湖北襄樊南下东莞的K435次列车在疾驶着,52岁的湖北妇女黄腊姣靠在窗前,20年前将儿子送给他人的场景,又浮现在眼前。

那一年,她丈夫突然去世,留下了三个不满10岁的孩子。迫于生活压力,黄腊姣把大儿子荣顺波送到亲戚家寄养。她永远不会忘记,当时儿子紧紧拽着她的手臂哀求道,“妈妈,不要把我送给别人,我死也要与你在一起。”

时光荏苒20年,黄腊姣说,“孩子送出去多少年,我是后悔多少年啊!”

从1995年开始,黄腊姣无数次寻找儿子下落,但因为种种原因,均未能如愿。前不久,她终于找到了在东莞打工的儿子的,但那头却是这样冷淡的声音,“对不起,你找错人了!”

儿子不愿相见,但听到阔别20年的声音,黄腊姣依然非常激动。今天凌晨5时20分,K435次列车将抵达东莞东火车站,黄腊姣期待着与儿子见上一面,“那怕是给我一个说对不起的机会,也好啊!”

20年的母子恩怨,能否在今天冰释前嫌?

20年的母子分离,能否在今天重新聚首?

无奈之举

中年丧夫她送子给亾

“妈妈,不要把我送给别人,我死也要和你在一起。”

回忆起20年前的那一幕,黄腊姣泣不成声。她说,和儿子荣顺波分开时,儿子才6岁。分别的那一刻,儿子死死拽住她的胳膊不愿放手,苦苦地央求她……

20年过去了,这个画面非但没有随着时光模糊,反而在黄腊姣的脑海中越发清晰,它如同噩梦一样,时时揪着她的心。75岁的吴昌德、金贞淑照顾小帅鑫的故事尽人皆知。吴昌德右手缺失

黄腊姣是湖北汉川市分水镇人,目前在云南昆明做点小生意。前几天,为了寻找儿子,她特意坐了20多个小时车赶回湖北。与同龄人相比,舟车劳顿的黄腊姣显得更为苍老一些,两鬓斑白,面容憔悴。

悲剧从1990年开始,那一年,黄腊姣的丈夫突遭受变故去世,剩下了三个不满十岁的孩子。

“我一个寡母那养得活3个孩子啊!”为了让自己和孩子们都有一条活路,黄腊姣决定把大儿子荣顺波送到襄樊谷城,送给孩子的三伯父荣冬仿抚养。从那以后,她和儿子就断了音讯。

送走孩子的五年后,思子之痛让黄腊姣踏上了寻子之路,几年间,她不下十次到谷城寻找儿子下落,但是都无果而返。

后悔不迭

十五年寻子未有结果

“求求你们,求求你们帮我找找20年没有音讯的儿子。”这位悲伤的母亲几乎要跪在湖北媒体面前,声音沙哑地哀求着。

谷城,前往谷城的路,黄腊姣已经熟得不能再熟了,这已是她第N次踏上这条路。

再次出发,黄腊姣的神色凝重,这么多年来,每次出发都很欣喜、充满期待,可最后无一例外失望而归,数次失败经历已经让这位母亲心力交瘁,也让她对这次寻访十分忐忑,“晚上一直在想能不能找到儿子,翻来覆去睡不着”。

黄腊姣说,头几次来谷城,孩子的三伯父荣冬仿都是避而不见,今年7月份,她终于见到了荣冬仿。可荣冬仿只是简短地告诉她,儿子荣顺波现在过得很幸福,却无论如何不愿意透露儿子的具体下落,

为什么在荣家中没有见到儿子?为什么儿子这意味着我国农业更加开放过得幸福,荣冬仿却不愿意告诉她具体下落?是荣冬仿不愿意母子见面还是出于儿子的本意?种种疑问萦绕在黄腊姣的心头,这也让她想见儿子一面的想法越来越迫切。

15年来,黄腊姣说自己一直在承受着寻子的痛苦,遗憾的是却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信息。

柳暗花明

苦苦哀求得知儿在东莞

前日上午10时,当地陪同黄腊姣一起来到荣冬仿的单位。弟媳妇的再次造访,让荣冬仿颇感不快。

不过这次,荣冬仿还告诉黄腊姣,荣顺波过得很好,已经结婚还生了一个儿子,目前在东莞打工。言下之意,是让黄腊姣安心离去。荣冬仿的态度让大家心存怀疑,既然孩子过得很好,为什么不能满足这位千里跋涉寻儿的母亲的心愿呢?

禁不住黄腊姣的苦苦追问,荣冬仿终于吐露了实情。

原来,荣顺波已经不是他的儿子了。孩子被送过来一年多之后,因为自己和妻子工作繁忙,根本无暇照顾。恰好有一位李姓朋友想收养一个孩子,荣冬仿考虑再三后,就把孩子送给了李家,并且改名李斌。

谈及往事,荣冬仿唏嘘不已,他说当时之举实属无奈。如今,当年的小孩已经长大成人,并且也当上父亲了,说着,荣冬仿拿出了一张照片,“照片中的小孩就是你儿子的儿子,你的孙子。”

在一旁的黄腊姣一直静静地听着,在接过照片的刹那,她的双手一直颤抖不停,眼睛里噙满泪花。“孙子跟儿子小时候真像,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黄腊姣哭着、笑着,笑着、哭着,“那时我就想,也许与儿子相见的日子不远了。”

悲情连线

中儿子拒认母亲

得到儿子号码的黄腊姣,已经无法顾及旁人的担忧,之前的疲惫一扫而光,她兴奋地拨通了儿子的。

“你是顺波吗?我是你妈妈。”“你找错人了,我不叫顺波。”

“我是你的亲生母亲,我叫黄腊姣,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想见你,想对你当面说声对不起……”

简短的几句对话后,荣顺波果断地挂断了。黄腊姣愣住了,儿子真的不愿意见自己一面吗?那个日思夜想了20年的儿子真的要跟自己划清界限吗?黄腊姣一时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再次拨通荣顺波的。荣顺波纠正了自己的称呼,他说他叫李斌,现在生活很平静,不想被人打扰。

对于自己的身世,荣顺波记得清清楚楚。同样是妈妈的孩子,而他却像礼物一样几经易主,先被母亲送到伯父家,再从伯父送往养父家,他说,他很不能理解。20年来,他知道三伯父离家不远,却从未登门过。

黄腊姣没有放弃,她决定南下,马上南下,于是也就出现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对话

“只想对儿子说声对不起”

东莞时报:20年前,为什么将儿子送出去?

黄腊姣:那一年,孩子的爸爸死了,撇下我和三个孩子,日子真的很苦,不是一般的苦(叹气)。老大是个女孩,送出去不放心;老三太小,体质不好体弱多病,送出去也不会有人要。

唯有老二,聪明懂事,也很结实。他的三伯是考学出去的,家境不错,把老二送给他们,也是想孩子将来有个好出路。都是自己的孩子,手心手背都是肉啊!要是有一点办法,那一个我舍得送出去呢?

东莞时报:你后悔了?

黄腊姣:把孩子送出去多少年,我就哭了多少年啊!一个人的时候,想起儿子就忍不住掉眼泪。

东莞时报:还记得当初把儿子送出去的那一幕吗?

黄腊姣:(哭泣)怎么不记得,孩子紧紧拽着我的胳膊,说,妈妈呀,你不要把我送给别人,我就是死也要与你死在一起。那一刻,我的心都碎了。

东莞时报:儿子现在拒绝与你相认,你生气吗?

黄腊姣:我理解他,这都是我自己种下的恶果。我找了他十几年,这次来东莞,也只是想给他说声对不起,我也无意拆散儿子现在的家,我希望我的孩子幸福。

东莞时报:你还记得他的出生年月日吗?

黄腊姣:怎么不记得,他是1984年农历十二月二十一日出生的,那一天特别的冷,特别的冷。我还记得孩子的胳肢窝下,有一颗黑痣。

女性紧急避孕有什么方法
TX营养
丘疹性荨麻疹破皮怎样治
华邦制药阿维A胶囊服用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