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山东严查扶贫微腐败村支书买羊花9万报账23万

发布时间:2019-08-14 18:16:52

从几百元的低保金,到几十万元的扶贫资金,扶贫领域的“微腐败”损害的是基层老百姓的切身利益,啃食的是群众获得感,给群众带来“切肤之痛”。党的十八大以来,山东各级纪检监察机关高度重视基层“微腐败”,认真落实中央纪委和省委部署,用监督传递压力,用督导推动落实,严肃查处违纪问题,让基层群众感受到全面从严治党的力度和成效。

扶贫羊本免费

领羊却要交保证金

“说好要分给俺们羊,不收钱,怎么临了又说每只羊要交200块钱呢?还说要等生了羊崽子交给村里才给退钱。”菏泽市定陶区冉堌镇秦王楼贫困户刘大军(化名)说起了村里一件奇事,国家扶贫专款购买的扶贫羊,分到贫困户手上居然要交保证金。

2014年,秦王楼村制定了财政专项扶贫开发项目实施方案,确定以购买小尾寒羊的方式扶持本村贫困户养殖脱贫。2015年8月,26万元的国家扶贫专款拨付到了村里。村书记王现明在没有公开招标、没有其他人见证的情况下,和购羊中介一行几人前往济宁市某合作社购买了182只小尾寒羊。

购羊实际只花了9.4万元,购羊发票上的金额却是23.82万元。被套取的14.42万元被王现明“拆东补西”,计划用于偿还修路等欠款。先前村里要求6个村民小组长自行筹集资金修路,许诺等上级资金拨下来就还。然而路修好了,奖补资金没到位,村里也就没钱兑现。

本应无偿分配给村里贫困户的扶贫羊,到具体执行时变成每只羊交200元的保证金,并且羊还出现在非贫困户的羊圈中。分得扶贫羊的52户村民,只有18户贫困户,违规收取的3.68万元都存在王现明的个人账户里。王现明被撤销党内职务,罢免村委会主任职务。

聚焦重点问题

精准发力

刘大军所讲的奇事这几年屡见不鲜。脱贫攻坚如火如荼,源源不断的惠民资金成了“唐僧肉”,贪腐案件屡屡出现在扶贫领域。

从省纪委和各市纪委通报的扶贫领域不正之风和腐败典型案例看,有的通过虚列项目、变更人数等方式骗取、冒领国家专项资金。比如临清市八岔路镇辛南村党支部原书记、村委会原委员梁树河,采取虚报名单和种植面积、虚报玉米受灾面积等方式,套取小麦种植补贴7121元,玉米受灾救灾资金1.2万元,用于个人开支。还有的顺手牵羊,利用审批权或资金发放权等违规收费、截留私分。比如德州市德城区二屯镇老渡口社区党支部原书记、村委会原主任李同富,利用协助镇政府发放农村危房改造补助资金的职务便利,截留5.6万元据为己有。

从违纪主体看,扶贫领域腐败问题大多发生在基层,村官是主要违纪群体,大多数扶贫领域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就发生在群众的眼皮底下,量大面广,涉及低保、危房改造资金的案件较多,问题相对突出。

对此,今年4月在东平县召开的聚焦扶贫领域整治和查处群众身边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工作座谈会上,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陈幅宽强调,各级党委要负起主体责任,县乡要发挥主战场作用,各级纪委要强化监督执纪问责,有关部门要各负其责。

各级党组织把整治群众身边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作为履行主体责任的重要内容,主动排查梳理突出问题,制定整改措施,开展集中整治。菏泽市纪委下发了《关于加强扶贫领域监督执纪问责的通知》,对责任不落实或落实不到位的,迅速启动问责机制,定陶区在查处冉固镇扶贫领域违规违纪问题中,对7名责任人进行了问责。

扶贫资金怎么用

每笔村里都公示

今年是山东的扶贫攻坚年,山东将基本完成脱贫任务。省财政安排专项扶贫资金22亿元,比上年增长近30%。打赢脱贫攻坚战不仅需要真抓实干,也需要严明纪律来保驾护航。

严查“微腐败”,基层是主战场,但是有些地方却出现“上面九级风浪、下面纹丝不动”等问题。对此,山东采取的做法是坚持上下联动,强化重点督导。2016年,省纪委在全省确定对27个县(市、区)开展重点督导,实行领导包案制度和销号管理,集中交办问题线索,全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共查处群众身边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2433起,处理2910人,党纪政纪处分2358人;通报曝光1005批3915起次、涉及4867人次。

省纪委党风政风监督室负责人介绍,今年省纪委聚焦扶贫领域,持续深化重点督导县(市、区)集中整治和查处群众身边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工作,对20个省定脱贫攻坚重点县(市、区)全覆盖,对扶贫领域问题线索全覆盖。同时,省纪委每个室各选取一个2016年以来的重点督导县(市、区)开展“回头看”。同时要求各市纪委借鉴省里做法督导脱贫攻坚任务较重的重点乡镇,选取一定数量的问题线索进行直查。尤其是把虚报冒领、贪污侵占、截留私分、挥霍浪费扶贫资金,在扶贫工作中吃拿卡要,以及脱贫攻坚工作中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不实不准、弄虚作假等问题作为查处的重点。今年一季度,全省纪检监察机关共查处群众身边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1403起,处理1759人,其中给予党纪政纪处分1516人。

随着整治和查处力度不断加大,改变在悄然发生。鄄城县一位扶贫办负责人介绍,现在中央财政专项扶贫资金项目审批权限下放到县级,意味着在资金项目审批审查上压力更大了,为了一个项目他可能要跑村里好几遍,“怎么能用好,从上到下那么多双眼睛都在看着。”鄄城县一名村支书说,现在村里每个扶贫项目,分给哪些贫困户,在村“两委”办公场所前公告栏都要公示出来。“包括贫困户的名单、家庭情况、资助情况,哪些贫困户享受发展农家乐补贴,都清清楚楚。”

来源:大众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