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罪火长歌 第八十六章 引剑出鞘

发布时间:2019-09-13 20:04:14

罪火长歌 第八十六章 引剑出鞘

晓彦镇位于夕陵帝国中部,较之国都弋桑则偏西北。小镇规模不大,虽然处在一条较为重要的商道上,但背后却坐落着一座商业重镇——冉关。来到晓彦镇的商队都只是暂时歇脚,谁不想把自己的货物带到不远处的那围着城墙的聚宝盆,而不是随手洒在这名不见经传的小破镇。久而久之,为过路的商旅服务成了晓彦镇的主要业务,为了能让商人们及时得知市场信息,小镇里还衍生出了一种特殊的职业:飞抄。其工作就是在每个月的最后一个晚上赶往冉关,于次日清晨开市前,将只发行在大城市的《诸国商货兑换率》抄下,带回小镇布榜。飞抄属于义务劳动,一般是由镇上的青壮年男人轮流来干。

清早的雾气还没散尽,马蹄声就隐隐约约从小镇南口传来。不一会儿,一个男人便驾着马出现了。他来到小镇中心的布告栏前,并未下马,从怀中取出一张叠的整整齐齐得、略有些泛潮的纸,展开后露出满面的墨字。他小心翼翼地抖了抖,又晾了一会儿,这才从一旁守着的人手中接过浆糊,刷在反面。接着,双腿紧紧夹住马腹,清瘦的身体很自然地倒向一旁,在靠近布告栏后稳稳地定住,悬在空中,活像一只准备捕食的螳螂。

男人凑近布告栏,将纸贴在上面,仔仔细细地抹了七八遍,将每一处褶皱与翘角按平后,又不放心地再抹了一遍,这才将身体直了回来,翻身下马。期间,他的身体虽然悬空,手上却丝毫不见抖动。此时,天还没完全亮透,也已经有零零散散的人围在一旁了。不过,他们的注意力都在《诸国商货兑换率上》,并没有几个人注意到了男人那有些超出常人的腰力。

当然,总有几个眼尖的。

男人从马背上取下一条黑匣,背在背后。在街边的早点摊寻了处视野开阔的位置坐下,买了一碗豆腐脑。一个清亮的声音突然在一旁响起。

“严书兄好腰力啊,莫非是深藏不漏?陪在下过上两招如何?”

被称作“严书”的男人抬头一看,出言者坐在一旁的早点摊外,看模样大约二十出头,相当年轻,英姿俊朗,游侠儿打扮,背着一条映着寒气逼人的细剑。青年身边,还有一个可爱的小姑娘正在喝豆浆,大眼睛不时朝两人之间望来,似乎是他的妹妹。两三个包裹放在一旁的长凳上。

男人认识这两个人。他们不是镇上的人,在这儿住了不到一个月,谁也不知道他们的名字。看样子,他们今天是要走。

“小哥说笑了,年轻时风流惯了而已。”

听到男人隐晦的话,青年眉头一挑,笑道:“哈哈!这话说的,严书兄现在也没见得有多老啊。哈哈!”

“哈哈哈!”男人也附和着笑了两声,冷不丁开口,“风起西山崖。”(江湖前路险,走道且小心。)

“什么?”青年愣了一下,疑惑地问道。

“没事,我感觉有点冷,不知道是从哪起的风。”闻言,男人灿笑了一下,摸着肩膀说道。

“小哥这可是要走?”似乎是怕青年继续追问,男人赶忙将话题岔开。

“是啊,日后江湖上有缘再见。严书兄,你确定不和我过两手吗?权当我请教你了。”青年并没有注意到男人话里的玄机,有些可惜地叹道。

“不敢,不敢。”男人摆了摆手,“有机会的话,下次吧,下次一定答应你。”

“那可说定了,下次再见时可不能不认。”

“放心,若是不认,我就不姓严。”男人笑着回应道。

待到男人走了以后,应雁书喝下最后一口豆腐脑,自言自语道:“反正我本来就不姓严。”

应雁书打包了一份煎饺,起身离开,摸了摸自己脸上凌乱的短须,轻笑起来:“这小子真不会聊天,什么叫没见得有多老,我本就不老好不好?诶呀,这么年轻,又不懂行话,还带了个拖油瓶,瞎闯什么江湖啊。江湖是这么好闯的吗?真当人人都有本少这么天才?”

话虽如此,应雁书看到刚才那个青年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想起了六年前的自己,也不得不感叹自己的运气。如果不是六年前遇上了鸣寂,他也不会被带入佣兵的世界,更不会成为如今鼎鼎大名的探手剑。若真是那样,他和文文现在还不知道在帝国边境的哪个物价低廉的小城里谋生呢。

应雁书来到彦镇之后主动挑起了飞抄的活儿,因此人缘还算好。他刻意放慢了脚步,路上一边和路过的熟人打着招呼,一边竖起耳朵,悄悄地听着一旁酒肆茶馆里的谈话。现在的天还未亮透,却已经有不少早起的商人正在收拾货物,准备出发了。满载的马车整齐地停在街边,伙计们检查着绳子牢固程度。还有些赤裸着上身的大汉,正在坐在一旁的酒肆茶馆里聊着天。武器横七竖八地到在桌面上,几乎要把酒碗或茶杯埋住。他们作为商队护卫,一路上可谓风声鹤唳。土匪、流盗、佣兵、出现几率虽小却尤为致命的妖兽,让他们的神经绷得像根快要被拉断的弦。此刻冉关已经近在咫尺,汉子们顿时轻松下来,围聚在一起,笑骂着谈论起一路上的奇闻异事。

除开那些的荤段子,汉子们谈论最多的,便是前段时间戟岭零离涧的杀人紫雾。应雁书走出街市之时,已经听了不下十个完全不同的版本,至于那些零零散散细节之差就更多了。其中一个版本中甚至还出现了他探手剑,说得绘声绘色,当事人对此只能表示非常欣赏他们的想象力与口才。

小镇不大,应雁书很快就回到了自己家,轻轻推开院门,喊道:“文文,我回来了!”

没人回应,院子里也不见人影,应雁书站在原地,再次无奈地喊道:“应文萱!我给你带早饭回来啦!”

依旧没人回应。

应雁书见状,仔细环视四周,嘴角微不可察地向上扬了扬,径直走向屋门,声调刻意拔高了几分:“是不是还在睡觉啊!”

应雁书弯腰推门,突然间,一道剑影刺向他的脑袋。

然而,应雁书弯腰的幅度似乎是过于大了一些。门被推开的一瞬间,那条黑匣子也从背后顺着肩膀滑到他的胸前。轻轻一拍,玉柳剑便从匣子滚出,落在他的手上。应雁书仿佛背后长眼,身体向一旁移开,翻身便是一剑。剑面拍在来袭的剑影上,立刻将其击飞。那柄剑翻滚着飞出,插在不远处的土地上,原来是一柄木剑。攻击者是一个看上去十五六岁的小女孩。偷袭不成,她却并未有如何惊慌,反倒是插着腰站在原地,气鼓鼓地瞪着应雁书。

“哈哈,想太多啦,小丫头。”应雁书放肆地嘲笑着,将玉柳剑收入黑匣中。

“哼,算你反应快,可是你还是没有发现我!”

“扯淡,你不就是藏井了吗?想赢我?门都没有。”应雁书将煎饺丢给应文萱,自己将木剑拾起,走入屋内,“洗手吃饭。下次别藏井里了,万一失手掉下去,可别指望我去捞你。”

“我会那么笨吗?”应文萱不甘示弱地回了一句,跟进屋内。

应雁书倒了一盆清水,从柜子中翻出一把小刀,对着铜镜小心翼翼地刮起自己的胡子。应文萱搬了把椅子坐他身后,翘着二郎腿,捧着纸包的煎饺,直接用手抓着往嘴里送,一边吃还一边问道。

“哥,你这些天上哪了?”

“做任务呗,还能上哪?”刀刃贴在脸上,应雁书讲话都变得小心了起来,“还有啊,应文萱,我这几天不在,你是不是飘了?我是你叔,哥什么哥。”

“拉倒吧,你哪里像我叔?”应文萱翻了个白眼,“哪有叔叔把侄女一个人扔在家里十五天不回来的。”

“谁说的,明明才十四天,我昨晚就回来了。那时候你都睡了,我正好要去冉关抄《诸国商货兑换率》,就没喊你。”

“你还好意思说!你看看你,哪有当叔叔的样子。”

“有没有样子我也是你叔。”应雁书继续清理着自己的胡子,通过铜镜看着身后的应文萱,“你再看看你,把脚放下来,不会用筷子吗?哪有女孩的样子?”

应文萱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站起身来,走到应雁书身后,小小的身影消失在应雁书的视线中。

“躲在我后面干什么呢?”

身后传来小女孩嗅东西时发出的声音。接着,应文萱的小脑袋缓缓从应雁书腋下探出,眼神幽怨,语气狐疑地问道:“有女人的香气耶,老实交代,究竟去干什么了?”

闻言,应雁书突然一怔,旋即尴尬地道:“瞎、瞎说什么呢?都说了是去做任务了。”

“那么,你有没有在做任务的时候顺便干些什么事啊?比如说去弋桑看那个小姐姐。”应文萱刻意压低了嗓子,把话音拉得很长。应文萱长大后,有些事情应雁书也就不再瞒着他了。

“你这小丫头,你叔做什么轮得到你管吗?你要是闲得慌就练剑去。”

“哼!”应文萱冲应雁书做了个鬼脸,刚欲离开,突然间想起了什么,又满脸堆笑地转了回来

,抱着应雁书的左手臂,使劲地摇了起来。

“干什么?等!等一下!小心点,我在刮胡子诶。”

“小叔,我的好叔叔,你答应我个事呗。”

“不行。”

“我说什么了你就说不行。”

“不管你想说什么,我先把话撂在这,不可能带你做任务的。”

“不行!”应文萱差点蹦起来,“你说不就不带啊!”

“我说不带就不带!你以为当佣兵好玩啊,知道你叔我多少次差点回不来吗?再说了,当佣兵是要杀人的,你下得了手吗?”

“你不是说你只谋财不害命吗?我也可以啊。你当魅将时也没比我现在大几岁?为什么你可以我不可以啊?”

“我是天才好吗?你跟我比什么?就你那两下子,出了问题我怎么跟爹和大哥交代?”

“我怎么了?你上次还说你像我这么大的时候,剑法还不如我呢?”

“我听别人都是这么夸人的,也就随口一说了,你还真信啊。”

“坏人!”应文萱气得小脸涨红,用力在应雁书身后推了一把。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她立刻跑出屋外。

“应文萱!”应雁书捂着下巴上被小刀划出的伤口,气急败坏地喊道。见凶手早已跑远,便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想了一会儿,闻了闻自己的衣服,自言自语道:“这么久了还有味道,不应该啊······”

应雁书回到了自己的卧室,下巴上贴着一块小膏药,开始翻译逆流最新的任务单。他刚刚出完任务回来,并不缺钱,但还是会习惯性地看一看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应雁书一边看任务单,一边在心里盘算着,或许真的该带着这个小丫头去外面闯荡一番。虽说他老爹和大哥如果在世的话绝不会同意他这么做,但应雁书是另一种人。他不能照顾文文一辈子,她会长大,会拥有属于她自己的生活。他当年决定教授文文玉柳剑法,也就意味他会尊重文文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这个世界虽然危险了一些,但只要小心一些,还是很有趣的。

就在他思考的时候,目光随意地扫过任务单,突然被一条任务吸引。

······

“取昊辕城张升幼子张却刃颈上护心锁,死活无关。一千两百金币,南琥县引流。”

······

应雁书想起了三年前那件荒唐的趣事,咧嘴一笑,旋即看向其他的任务。但是没过多久,他的目光又不自觉扫了回来,仔细地看了好几遍,视线落在那“一千两百金币”之上,又是不屑地笑了笑,将任务单放下,站起身来。然而,他围着椅子转了两圈,最终还是坐了下来。

“死活无关”四个字,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似乎正有一个三岁大的小男孩站在他的眼前。然后,一把凭空出现的利刃突然割断割断了他稚嫩的脖子,血光四溅。鲜血在地上流淌,向远处蔓延,不知怎么流到了一座宅邸之中。火光照亮黑夜,映出一头妖兽的身影。它张开滴着鲜血的巨翼,几乎将整座宅邸都遮在翼下。

想这些干什么?这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没关系吗?这小子是自己接生的,自己怎么说也算他半个干爹,虽说这小子亲爹肯定不认。

怎么说这也是他探手剑经手过的任务。有他探手剑在,怎么能乱死人呢?

······

赌气又心虚的应文萱还在屋外练剑,房门突然被打开。应雁书背着黑匣子走了出来,来到应文萱面前。

“干什么?来道歉啊?我不接受。”应文萱看也不看他,依旧舞着木剑。

“死丫头,难道不该是你跟我道歉吗?”应雁书没好气地回了一句,“我有东西给你。”

“嗯?”应文萱停了下来,这时她才发现应雁书的眼瞳已经化为金黄色。

应雁书递给应文萱一本小册子,指着自己的眼睛道:“烁剑书,我们应家的族承秘术,大成者可窥瞬息之变,以刃破魔,与玉柳剑法相得益彰。应家还没有被毁时,我曾修习过,这些年在实战中也有所精进。那件事之后,烁剑书的原本也被毁了,这本是我重写的,准备留给你。你什么时候学会了,我就带你去做任务。”

“真的!”应文萱惊喜地接过册子,迫不及待地翻开第一页,惊呼道,“好!好!”

“好神奇对不对?”

“好丑的字!”

“······去死!”应雁书愣了一下,旋即破口骂道,“丫的,浪费老子感情。”

“这是经脉图吗?”应文萱继续翻着,“咦,连画也这么丑。靠不靠谱啊?”

“爱练不练。”应雁书转身向院外走去,“你这几天收拾一下,等我回来,我们就要搬家了。”

“诶,你去哪?”

“去偷个不值钱的小玩意······顺便救个人。”

男性晚上夜尿多
宝宝积食拉肚子的症状
急性肾炎的饮食
小孩厌食吃什么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