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李岩用中医的思维做有机农业编制

发布时间:2020-11-18 05:10:37

李岩:用中医的思维做有机农业

法治周末:你获声乐硕士学位。现供职于北京某剧团所说的有机的概念并不仅仅是“无农药、无杀虫剂、无化肥”的“三无”有机,而是一种大环境的有机环保理念。您为什么会形成这种理念?

李岩:这种理念和生物动力农法有关。而我会很快接受生物动力农法,我认为主要与做中医诊所有关。

我常拿这个来举例――中医给你搭脉,开汤药为你调理;西医拿听诊器,给你开西药,那里有毛病治那里。中医与西医最核心的不同是思想体系的不同。西医是建立在“解剖”的思想模式之上,分析心肝脾肺肾的功能,比如,血压高了就降压。而中医是把人看成有生命的人。土地也是有生命的。

法治周末:怎样理解“土地是有生命的”?

李岩:一方面,土地的生命能量很强大,他们有自愈的能力。

比如,现在我们很多土地用了农药化肥之后,出现了被污染、土壤板结严重等问题,就是生病的土地。生病的土地,可以人为地帮它康复,同时它也有自己康复的能力,前提是不会持续的破坏它。从这点来看,我们做有机农业,是很有前景的。

另一方面,既然土地有生命,它就不是一个给人类生产食物的机器。

我们农夫不能抱着这样的观点:因为我们市场做得好,明年需要增加产出,就给土地加压,生产更多的食物。我们应该保持适度的产出,根据土地的能力,构建农场,而不是根据市场情况,来预估产出。

农夫爱护土地就应该像爱护孩子一样,不能榨取它。

按照这种观点,我们要做的所有事情都应该是帮助这块土地健康。当土地休养生息的时候,我们也应该给它投入。比如,我们可以通过设计、制作和使用有氧堆肥给土地做“食疗”,帮助唤醒土壤自身的肥力和免疫力。

法治周末:按照中医的思维怎样帮助土地保持健康?

李岩:举例来说,中医治疗关注的是人整体生命的健康,人失衡了才会生病。比如,眼睛生病,问题根源可能在于肝。如果治疗时只关注了眼睛的问题,最今日加开数组新服多也只是让生病的症状得到暂时的缓解。帮助土地健康需要的是维持整个系统的平衡和可循环。

现在很多人理解的有机农业是,我们不用化肥,用有机肥;我们不用农药,用生物药。事实上,这样的关注点还是缺什么补什么。如果用这种思维做有机农业,路会越走越艰难,问题会越来越多。

法治周末:你如何看待有机肥?有人认为,有机肥对土壤健康的保持有较大的作用。

李岩:目前,购买有机肥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肥料的来源、成分、是否含有转基因作物、有无污染等情况不清楚――毕竟没有人监督。因此,我们不用买来的有机肥,农作物的肥料源于农场里的动物。

法治周末:你为何没有选择在国内进行有机认证呢?

李岩:国内有些对于产品的有机认证,我并不欣赏。

包括很多人关注有机,主要关注有机农业的果实,即有机产品、粮食、水果,我都抱质疑态度。我觉得真正的有机农业关注的应该是土地,关注的是整个生产的环境和过程。这和我之前说的用中医的思维做有机农业是一样的。

法治周末:越来越多的人在关注有机农场的时候,也会关注农场所处的大环境。比如,它所在的城市环境等。在这种情况下,一旦城市受到污染,农场就难以独善其身。个人的环保理念,也相应显得很无力。对此,你有何看法?

李岩:我们的目标就是要解决土地的污染问题,我们应该要有信心和办法去帮助它康复。也有人问过我,说北京到处都雾霾,你们做有机农业怎么可能做得多标准?

这个问题的根源还是在于我们怎么看待有机农业。如果我们知道,有机农业是为了改善土壤,保护环境,是为了让这个地球越来越好,我们就会努力去做。但是,如果我们只是想吃那些纯而又纯的东西(指有机食品),而不是保护土壤,保护生态,我们就会百般挑剔,那就没有人能做(有机农业)。

事实上,很多人都在做有机农业,越来越多的人做,就会慢慢让土地、环境往好的方向转化了。

我觉得现在特别重要的是:让大家知道有机农业的重点是在于什么。我们做有机农业的要建立这种信念――我们本来是要解决问题的。同时,消费者和大众也要带着这种信念支持有机农业。 汲东野

阿尔茨海默病危害
获得性肺炎是否为传染病
手上的湿疹都抓破了怎么办
72小时避孕药有效范围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